葡粹 中国优质葡萄酒推广平台

必赢亚洲

2018-10-11

记得十多年以前学二胡的时候,有一首曲子叫《葡萄熟了》。 它的A▓、G▓▓、C大调的交换运用,2/4和2/2拍的交替结构,令人意想不到的的大滑音▓,明显的大小声变化和半音的点缀▓,瞬间把我带到了沙漠和戈壁,看到几个维吾尔族男子▓▓,拍着新疆独有的大面积蟒蛇皮手鼓,在沙漠和阳光交界处悠然自得地唱着他们熟悉的民歌,旁边还有穿纱裙的女子随着音乐翩翩起舞。 那时候的我在想:这样的景象是不是在新疆随处可见?他们是不是经常都有空在沙漠享受傍晚的美景?春夏之交,当葡萄藤吐出一丝丝卷曲的枝蔓时,我终于来到了梦中多次邂逅的大美之哉,让我得以身临其境,由我亲自去证实曾经的想象是否真切▓。